新闻资讯

得只听见自己胸前忐忑不安的心跳

 发布时间:2017-03-30 10:43 点击:

 
乡村教师
 
         一场大雨过后,夜没有明显的寂静,周围漆黑且又冷清。在夜的更深处传来乱七八糟的蛙声,声音很杂,似乎要喧哗这不平静的夜。外面已被潮湿的风也趁机迎面扑来,直击我的内心。坐在靠窗的床头,心中涌现出对乡夜的忧伤,原本寂静的夜成了思绪波动的夜。 
         夜很静,静得只听见自己胸前忐忑不安的心跳,整个夜,无所事事,看着一堆堆叠高的书,一大半已被雨水浸透,那些的纸皱得像老农妇的脸,深藏着岁月的痕迹。窗的外层有一排生锈的铁丝围着,铁丝上挂着似乎是要掉下来的小雨珠,被风吹得摇摇晃晃。透视窗外,除了看到漆黑的夜,没有灯红酒绿的夜市。 
         乡夜,没有给人太多的喜悦,没有给人太多的放纵,只有想着今天的一些事,不小心触动了心窗。 
         这次是为了一位朋友才来到这所学校,前些日子,常常听到他无可奈何的倾诉,以及生活在这所学校的困境,每一次和他谈话以后,总会给我带来淡淡的心酸。所知,早在两年前朋友就分来这所学校,自从那一次事在人为的抉择后让他感觉到无能为力,只好随着力不从心的信念来到这所离镇上有四至五公里远的学校,开始过得平淡且又反反复复的生活。 
         初到这所学校时,给我最震撼的是,学校没有成形的校门,甚至没有潦草的提示语,要不是看见远处有一幢破旧的教室和高高飞扬的国旗,没有人会相信这里是一所学校,没有人会相信这里是教书育人的地方。由于没有围墙,学校的面积显得很大,周围是一些稀疏的树,和一块块贫瘠的旷地。在树隐隐约约的地方,没有看到农家的房屋,没有看到农耕忙碌的场面,这里的树包围了一切。听着朋友说,这所学校是在村的最前头,沿这条不平坦的路一直走下去,才到村的中心。每当,夕阳西下的时候,他们总会在这条路上以不同的姿势张望,像寻找什么东西似的,或是像丢失什么东西似的。一天一次,天天如此。 
         跟随朋友慢悠悠的脚步在校园走走,午后的阳光依然很灿烂,透照着一排排的树,陈旧的教学楼和高高飞扬的五星红旗,斜躺着越来越长的影子。目睹这里的一切环境,没有什么吸引人的眼球,没有城市般的热热闹闹。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,反正更让人觉得,在艰难的环境中应该努力进取,用心去梳理生活的是是非非,改变能改变的,接受不能改变的。朋友戏称:“在乡下的生活就是如此,久了会麻木,久了会厌烦,久了就没有如前的激情。”和朋友走在此时的路上,思绪被眼前的环境在右扰乱着,内心深处想起另一种生活。 
         当我们走到离教室不远处的地方时,听到有人用手去敲打铁器的声音,节奏缓慢却有序。朋友告知这是下课的钟声,由于学校经费的问题,没有买下正规的钟铃,只好找来这个只有半截的煤气瓶充当钟铃。半截的煤气瓶挂在衰老的树干上,日晒雨淋已经把它变得面目全非,表面上长满了一层又一层的铁锈。它是这里的“长老”,见证一届又一届从这所学校走出去的学生,犹如这里的老师,默默无闻。 
得只听见自己胸前忐忑不安的心跳
         此时,正是学生下课的时间,那钟声似乎对他(她)们来说是最期盼的声音。钟声一响,有些学生立马走出陈旧的教室,伸展着懒散的腰,用手抖了抖披在身后的书包,轻盈地像小鸟一样向家的方向一路走去。一路上,有的似懂非懂地哼了一首歌,有的手牵着手肩并着肩同步行走,有的在路边偷偷地玩耍,有的……看着他(她)们渐渐远去的身影,我们俩伫立在原点,一动也不动。此时的学校显得特别的寂静,特别的冷清,只有听见风的声音,一切都不曾变生。 
         夜开始渐渐的暗了下来,周围变得很漆黑,黑色吞噬这里的一切。雨过的乡村,地面上积满了许多水,到处都是泥坑,到处都听到青蛙的叫声,没有所谓的路灯,没有所谓的花花绿绿。我们小心翼翼从宿舍走到食堂,一步接着一步。说起来也不算是什么食堂,大家合伙在一起吃饭了,便称为食堂。吃饭的地方很简陋,大约有十五平方米左右,一张发黑的桌子和有些已损坏的凳子,就这样构造简单的晚餐。这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,每次来了客人,大伙们都以酒相待,这次也不例外,大伙围着一桌,面面相觑,大声吆喝,手中的酒杯不听使唤,用颤抖的力气喝完一杯又一杯。此时此刻,在这样寂静的夜,没有什么比得上烈酒更容易让人尽情地兴奋。 
         灯在被遗忘的角落散发出微弱的光芒,酒足饭饱的大伙们一个接着一个悄悄回到宿舍,不知是谁最后一个离开,熄灭了那盏脆弱的灯。 
         回到宿舍,仿佛回到最初的旷野。朋友在收拾狼狈不堪的床,把夜整理得安然无恙,我没有一丝的睡意,只是用笔在一张空白的纸上,描绘心中的蓝图,如春天一样的美丽……